“战神”与“圣女” 柔然汗国的爱情故事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
  按柔然惯例,伏图的长子丑奴被立为“豆罗伏跋豆伐可汗”(意为彰制之王)。从此,年轻而强悍的丑奴走上了复仇之路。他一边操练军队,准备粮草;一边派出大臣前往北魏,续上了一度中断的朝贡关系,解除了征讨西域的后顾之忧。 北魏孝明帝熙平元年(516),丑奴率军西征。 在西域的茫茫戈壁和茵茵绿洲之间,突然出现了一支军容严整、同仇敌忾的骑兵部队。面对这股强劲的军事风暴,高车人或抱头鼠窜,或望风归降。丑奴不仅为父亲报了一箭之仇,而且重新确立了在西域的霸权。

  

  据说高车王弥俄突的头颅被割下,做了专供丑奴小便的溺器(此举显然是在模仿冒顿)。在柔然人的心目中,“战神”诞生了。 如同拿破仑爱上约瑟芬、项羽离不开虞姬一样,大凡英雄都喜欢漂亮女人。丑奴也不例外。但问题是,他喜欢的是一个不简单的漂亮女人。 当时,草原上流行一种原始宗教--萨满教。一开始,丑奴对萨满教并不感冒。一天,幼小的太子祖惠忽然失踪。在大家焦急万分的时候,一位名叫地万的女萨满面见丑奴,声称祖惠现在天上,只有她能将祖惠召回。于是,女萨满在大泽中搭起帐篷,设立祭坛,口中念念有词,在折腾了几个昼夜后,祖惠果然从帐中款款走出,自称被天神收去,今天方才允许返回。可汗大喜过望,立刻将女萨满封为“圣女”。

  

  从此,“圣女”可以随便出入汗帐。她有着与可汗身边温顺、体贴的女人迥然不同的神秘和风骚,这一点令可汗心荡神摇,喜不自胜。开始的时候,可汗尚能对她彬彬有礼,时间一长便禁不住耳鬓厮磨,而女萨满竟然不加推辞,甚至故意挑逗。 女人的价值在诱惑成功的一瞬间即被决定。春风一度之后,可汗如获至宝、似遇天仙,当即册封女萨满为可贺敦(柔然可汗的正妻)。到了后来,“圣女”的地位和分量竟然超越了可汗的母亲。 祖惠长大后,私下告诉亲生母亲:“我系人身,怎得上天?地万留我在家,教我诳言。”母亲便把儿子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了可汗,这时的可汗已经鬼迷心窍,摇头答道:“地万能预知未来,你何必嫉妒呢?”

  

  有趣的是,他竟然将太子母亲的怀疑亲口告诉了“圣女”。可汗太天真了,他根本不知道百合花一旦腐烂,其臭尤甚于芜草。那最美好、最深爱、最信任的一旦堕落为邪恶会变成最可怕的。于是,又惊又怕的“圣女”利用可汗对宗教的迷信和对自己的无限信任,以天的旨意唆使可汗杀死了亲生儿子祖惠。 没有孩子就无所谓母爱,犹如没有丘比特就没有维纳斯一样。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根本不懂得一个死了儿子的母亲的感受,那是任何强权都阻挡不了的力量。既然可汗不信任自己,祖惠的母亲就只有向可汗的母亲(死者的祖母)--侯吕陵氏哭诉事情的全部经过。两个母亲抱头痛哭,继而一个周密的复仇计划在她们胸中生成。

  

  北魏孝明帝正光元年(520),侯吕陵氏趁可汗外出打猎,派遣大臣绞死了“圣女”。 可汗回到汗帐后大发雷霆,公开发誓,一定要查明真相,为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女人报仇雪恨:“不管真相背后是谁!” 多情是一把对准自己心窝的刀,伤的只能是自己。一场针对可汗的阴谋在悄悄酝酿。当时正值高车首领阿至罗前来进攻,丑奴可汗已被“圣女”由百炼钢化为绕指柔,再也不是那位百战百胜的战神了。他一出师便败下阵来,狼狈地逃回母亲身边。 到了这一步,亲情已经变得不重要了。失望之极的母亲和大臣们设计杀死了他。接着,丑奴的弟弟阿那瓌(gui)被立为新可汗。